来源:南方都市报 发布时间:2017-11-01 17:07 责编:Yvonne.shen

全国两会之高端访谈
 
大多数跑两会的媒体记者都认得他———董大胜,年年两会都“爆猛料”。
 
董大胜曾不点名地谈到:“一些地方政府财政收入的虚假程度达到20%至30%,有的甚至更高。”今年初,辽宁首次公开确认2011年至2014年经济数据造假。
 
他还曾直言央企境外投资基本是审计监督不到的“空白点”,去年中央深改组发文明确国企国资走到哪里,审计监督就要跟进到哪里,不能留死角,并首次就境外审计原则、重点内容、组织方式作出规定。
 
去年他在政协经济界联组会上向总理汇报地方债调研情况后,《地方性债务风险应急处置预案》很快出台。
 
但走出政协讨论会场,这位副部级领导似乎更乐于过得像个普通人———穿衣打扮没啥讲究,每年来开会都夹着个布制文件袋,出门经常坐公交坐地铁。有年两会,他从铁道大厦出门坐公交,还被媒体记者认了出来。
 
日前(3月9日),董大胜接受南都专访。今年,他关注的是银行隐性不良贷款的问题。他说,有的银行通过改记录、重组、掩盖等方式,并未真实反映出不良贷款的情况,建议监管部门要搞清楚银行不良贷款的真实规模。
 
一些地方政府还债困难需要中央、省统筹支援
 
南都:去年两会您向总理建议注意防范地方债风险,后来有持续关注吗?
 
董大胜:我了解到,近年来地方各级党政领导对政府债务问题进一步重视,普遍建立了相应的地方债务管理制度,预算法等相关的规定也得到较好的执行。此外,近几年地方债的增速也明显放缓。
 
现在看来,绝大部分地方债确实是发挥了效果的。去年我到一些不是很出名的地级市,发现城市建设都很不错。地方政府通过借债用于加强城市基础设施建设等方面,的确给人民生产生活带来了好处,这是必须肯定的。
 
南都:中央在《地方性债务风险应急处置预案》中,说到中央政府不会给地方政府兜底,这是不是给地方政府敲一下警钟?
 
董大胜:对,也是给地方政府一个压力,地方债的偿还应该就是谁借债、谁来还。如果中央兜底,地方就没有这个压力了。
 
南都:但去年已经有一些地方暴露出还债困难的情况。
 
董大胜:应该承认,现在我们的财政集中度还是比较高的,部分地市县财政比较困难。
 
我在调研中看到,一些特别困难的地区,基本都在老少边穷地区。这些地方政府还债遇到困难,还是需要实事求是地由中央和省统筹考虑,增加对这些地方的转移支付。
 
南都:快速增长的地方债会不会成为中国经济发展的“定时炸弹”?
 
董大胜:这话说得似乎过了一点。
 
这两年通过地方债的置换,降低地方债的利率,推迟了还款期,减缓了地方当期还债压力。只要政府能够及时付息,没有形成坏账,今后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,推迟几年还债不会有什么问题。
 
宏观经济学理论认为,储蓄转化为投资是社会总供求平衡的基本条件,中国是一个高储蓄的国家,只有把社会储蓄转换成投资用起来,才能推动经济发展。
 
要把银行不良贷款的真实规模搞清楚
 
南都:去年有几家银行披露了他们的不良贷款比例,增幅较往年还是比较大的。您怎么看待这些数据?
 
董大胜:随着经济增长走势的放缓,银行的不良贷款额和不良贷款率呈现出上升的趋势。在这种情况下,有的银行并没有真实反映出不良贷款的情况,没有按照监管部门的要求计算不良资产。
 
南都:不良贷款的真实规模是什么样的?
 
董大胜:我还只是从个人层面了解到一些银行用隐形不良贷款的情况,全面的情况还需要靠监管部门多去掌握。
 
中央多次提出要防止出现系统性的金融风险。在金融风险中,最危险的环节之一就是银行的不良贷款,所以我今年也有一份提案,建议要关注银行隐形的不良贷款。我认为不良贷款的准确程度还有待进一步加强,要把不良贷款的真实规模搞清楚。
 
南都:您认为银行该如何有效控制不良贷款的增幅?
 
董大胜:我建议在这种情况下,要允许银行适当减少一些利润、增加一些拨备来消化不良资产。现在要求银行利润只能增不能降,这恐怕也不现实啊。
 
银行要实事求是,该增加拨备就增加拨备,为应付不良贷款增加一定的资金储备。
 
审计发现问题,干部离任了也要负责或问责
 
南都:这几年要求对党政领导干部同步进行经济责任审计,有做到吗?
 
董大胜:据我了解现在基本做到了。在地方,常常是党委对重大事项进行决策、政府负责执行,出了问题到底是书记的责任还是省长的责任?以前也出现过对行政一把手审计后,他也很委屈,“这是党委决策的”。同审就能更准确地界定责任。
 
南都:都是在领导干部快离任时才安排审计吗?
 
董大胜:不一定。可以在领导干部在任时安排审计,也可以在离任后进行。主要是看他在这个任期的时间、接受审计的情况,如果在任时间比较长都没有被审计过,一般会优先安排审计。
 
南都:离任了再审,还有什么用?
 
董大胜:不是这个概念。即便是离任了,审计时还是会找他回来述职谈话,发现问题线索,该负责的还是要负责,该问责的还是要问责。
 
南都:对领导干部的经济责任审计结果出来之后,怎么用?
 
董大胜:一般对党政领导干部的经济责任审计之后形成报告,交给组织部门、抄送纪检监察部门;还要形成一个党政领导干部经济责任的综合情况报告,报给同级政府。审计国有企业领导,还要抄送给国资监管部门。
 
每年审计部门都会对外公开,经过经济责任审计,全国共对多少人作出相应处理。
 
南都:为什么其他审计结果很快就对外公布,经济责任审计从未公开过?
 
董大胜:我在审计署分管法规工作的时候,也研究过这个问题。
 
当时有几点考虑:一个是,经济责任审计,是审计机关接受组织人事部门的委托进行的,公开权限在委托方。第二个是,经济责任审计中,他所主管的部门预算执行等情况,结合对这个部门的审计结果公告时,其实都陆续进行了公开。而目前还没公开的,就是涉及领导干部个人责任评价、个人问题的。
 
这部分要不要对外对开、怎样公开,还需要组织人事、审计等部门一起进一步研究。
 
南都:去年底审计署公布姚中民、白雪山、孙兆学的问题是审计发现的,为什么他们落马了一年多甚至两年才公布?审计信息发布是不是太滞后?
 
董大胜:过去我们对单位预算执行、财务收支情况公开会比较多,但对查处的个人案件公开的比较少。因为审计发现的是“问题线索”,发现后移交给中纪委、司法部门去查办。
 
案子还在调查中,我们就说审计发现谁谁谁的问题线索,可能会影响办案和审判。所以一般情况下,我们要到司法机关有定论后才会公开地说。
 
借鉴监察体制改革建议研究推进审计体制改革
 
南都:有专家曾建议,审计也是一个反腐败机构,在监察体制改革的试点中是不是并入监察委,反腐效率会更高?
 
董大胜:从中央公布的试点方案来看,并没有这样的安排。
 
从国家治理体系来看,中央是把“司法监督”、“国家监察”、“审计监督”并列的。监察和审计都是监督,但对象和内容都不一样。监察更多是对国家公职人员个人违反法律纪律的行为进行监督处理,而审计主要是对公共资金、国有资产、国有资源、领导干部经济责任进行经常性的监督。在国际上,绝大部分国家都会有一个独立的审计机关。
 
但我觉得监察体制改革对审计体制改革有借鉴和启发。监察体制改革的重要动因,是实现对国家公职人员的监察监督全覆盖,实际上,审计面临着同样的问题。
 
南都:经常有人问,审计是政府职能部门,为什么能审党委部门?
 
董大胜:是的。现在审计还是政府的组成部门,从法律上来说是“行政监督”。但在实际工作中已经做到了审计监督“全覆盖”,不仅对政府及各部门财政收支进行审计,对国有企业事业财务收支进行审计,还会审计行政机关以外使用财政资金的部门。比如对党的有关工作部门、人大机关、政协机关、司法机关、民主党派、社会团体等预算执行情况进行审计,还对省、市、县的党委书记进行经济责任审计,这些已经远远超出了“行政监督”的范畴,有一些确实是以前法律中没有明确规定的。
 
南都:您对此有什么具体建议吗?
 
董大胜:所以我想,为了进一步加强审计的独立性,让审计全覆盖有更坚实的法律基础,是不是也要借鉴监察体制改革的做法,适时考虑审计体制改革,研究建立“国家审计委员会”,把这些写进法律,让国家审计监督真正“实至名归”。

本文来源:南方都市报

 
登录并评论